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走进临汾 >> 厚重临汾 >> 气壮山河的山西襄汾文化一

气壮山河的山西襄汾文化一

    去年以来,因为探讨地域文化,我一次又一次走进襄汾。每去一次,我的心灵就受到一次震撼,襄汾历史文化深厚的底蕴和迸溅的活力激荡着我的胸襟,即使对之顶礼膜拜,也难以表达我的敬重之情。

  近年,我们山西人常自豪地说:华夏文明看山西。临汾人则承接着这种自豪说:山西文明看临汾。这没有什么大的出入,晋南是古中国的摇篮,是华夏文明的根 祖,而平阳就是这个摇篮和根祖的中心。平阳乃临汾的旧称,说临汾是文明的源泉自然无可非议。如今,我则要接续着前面的话题说:临汾文明看襄汾。或者说,襄 汾文化,气壮华夏。

  丁村人:为中国人争气

  丁村人,于今我们大家都不陌生,走进中国历史博物馆我 们会看到其中有着丁村人的合法席位。其实,所谓的丁村人只是3枚儿童牙齿化石和一块幼儿右顶骨化石。即使加上在此地发现的2005件石制品和28种动物化 石,5种鱼类化石,在中国考古发现的大观园中也是微不足道的。可是,就是这微不足道的发现,屡屡走进考古学家的笔下,而且尚能跻身中国历史博物馆,这就是 一件奇事了。

  考古学家贾兰坡先生在《中国大陆上的远古居民》一书中写道:“当丁村人在那里居住的时候,河身不但比现在宽得多,河水也比 现在既大且深。”考古学家裴文中先生也在《中国原始人类生活环境》中说:“当丁村人在汾河岸上居住的时候,汾河不像现在那样,河水湍急而混浊。当时汾河水 应当很大很深,还可能比较清些,流得比较缓慢一些。至少在河湾处有深而静的清水,河旁边有茂密的水草,水里游着巨大的鲤鱼和青鱼。当时丁村附近的气候比现 在还要温暖一些……”原来,丁村人的发现让考古学家由此探视到了一个远古的时代。这是丁村人引人注目的原因吗?还不是。

  让丁村人举世注 目的是他面世出土的时间。上世纪50年代初,国际上刮起了一股“东方文化西来”风。说什么我们中国人断了代,现在的人是从西方土地上迁移过来的。人家敢于 这么蔑视我们,是因为自北京猿人发掘后,至现代人之间我们再没有考古发现。既然没有实证,怎么能说明你的祖先一脉相承,传续至今?我们可以不服气,但是, 只能生闷气。恰在此时,丁村人面世了,虽然仅仅是3枚幼儿牙齿化石,但是,它们正好是10万年前的古人类化石。这说明北京人之后,我们古国的大地上仍然生 活着先祖,我们中华民族源远流长,继往开来,我们勿须高声喧哗,那鼓吹“东方文化西来论”的人就哑口无言,羞色满脸了。

  陶寺遗址:让尧都平阳有了底气

  尧都是临汾历史上最为光彩的写照,至今临汾人仍引以自豪。

  这似乎是不争的事实,因为各种典籍均有记载。《帝王世纪》记载:“帝尧,陶唐氏、祁姓也……都平阳。”《通鉴外纪》也记载:“帝尧,帝喾之子,姓伊祁,号陶唐,都平阳。”临汾古称平阳,当然也就是帝尧都城了。临汾人以尧都为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  然而,这光荣因为缺少考古实证也遭遇了尴尬。山东的定陶因为与陶唐的陶搭界,而以尧都自居;河北的唐县则因与陶唐的唐有缘,也以尧都相称。一时间,尧都变得扑朔迷离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面对这种状况,临汾人想说句大话,可是缺乏证据,少了底气!

  今天,临汾人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说:临汾才是古尧都!因为我们有了底气,是陶寺遗址给了临汾人大声发言的胆量和气魄。上世纪70年代,陶寺墓葬开始发 掘,大量的文物出土了。考古学家将这些墓葬划分为三类,其中大墓9座,最为突出的有5座。这些墓中撒满了朱砂,随葬物在一二百件以上。闻名中外的龙盘就是 在这里发现的,还有鼍鼓、特磬、土鼓、彩绘木案等物品。中型墓90座,也有随葬品,但是,比之大墓就差多了。小型墓最多,达到610座,可是没有任何随葬 品。由此大家达成共识,这说明当时等级分化明显,国家的雏形已经出现。而这个时期,考古界公认在4000年至4500年之间,也就是属于龙山文化晚期,说 穿了恰逢尧舜禹时期。

备案号:晋ICP备120024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