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走进临汾 >> 厚重临汾 >> 气壮山河的山西襄汾文化二
气壮山河的山西襄汾文化二
      陶寺遗址:让尧都人无奈的脸上挂上了喜色

   发掘继续进行,成果不断展示。 2000年以后,陶寺遗址的发掘更让临汾人,乃至国人露出更大的喜色,这里发现了尧时期的古城址。如果说墓葬的发现只能证明国家的形成,无法判断都城的实 有。那么,这一回都城不再是虚幻的了,而是实有的了。陶寺遗址在一步步为尧都古城的真实存在提供佐证。

  最有力气佐证是“观象台”的发 现。在陶寺中期大城东南面,考古学家挖掘出11个夯土列柱,列柱间形成了10道缝隙。这些缝隙围绕台基中心展开,像是一个扇面正好对着崇山的各个山峰。经 过多次观测得知,古人在这里观察太阳出山时的变化,以此确定季候节令。此时,《尚书·尧典》的“敬授民时”跳出发黄的书卷,成为一件不容否认的事实。原以 为成书于战国年代的《尚书》不过是记录了一些传说,因而不少史学家都将尧舜那时列为史前时期,现在看来这种列法有违事实。尧舜那时是一个真实的年代,而且 为中国的文明,乃至人类的文明做出过突出的贡献!陶寺遗址,又为尧都提供了新的亮点!

  赵康古城:记忆了晋国称霸的豪气

  有一块山西文物保护标志的牌子在襄汾县已经伫足很久了,上书:赵康古城遗址。

  确 切地说,赵康古城遗址应是以晋城村为中心的周围18平方公里,其中包括扬威、史威、习礼、师庄、北柴等10个村庄。如今在北边和西边还可以观瞻到古老的城 墙,城墙内外皆有晋国遗存的历史古迹。师庄,乃申生、重耳、夷吾兄弟拜师读书的地方;习礼,为晋大夫朝见国君前学习礼仪的殿堂;牛席村则是晋国储备粮草、 饲养牲畜的厩库;史威村、扬威村自然是晋文公城濮之战凯旋归来,检阅上、中、下三军的兵营。走进晋城还可以找到晋献公的斗鸡台,骊姬的梳妆台以及晋文公的 点将台旧址……一个古镇收藏了远去的历史景观。

  关于晋国的中心都城,近年来史学专家都把目光投向翼城、曲沃、侯马以及襄汾一带。那襄汾 处于何种位置?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写道:“献公八年,乃使尽杀诸公子,而城聚都之,命曰绛,始都绛。”这是说,晋献公派人去车厢城杀死了众多公子,并且建 造都城,改名为绛,从此定都于此。据考证这个绛就是故绛,即今赵康镇一带。在故绛,晋国共历8君,前后为85年。85年,在晋国漫长的历史上虽然不足挂 齿,但是,这期间晋国却开创了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辉煌。

  晋国的辉煌是从祸乱起步的。晋献公征战到骊戎国后,娶了国君的两个女儿:骊 姬、少姬。骊姬生有一子奚齐,她要奚齐继位,便设计谋害了世子申生。申生死后还有重耳、夷吾,她又诬告二子和申生是同党,命人捕杀,迫使二子逃到国外。晋 献公去世后,奚齐继位了,但被大夫里克杀死。里克主张公道,又杀了继位的少姬之子卓子。几经变乱,在外逃亡19年的重耳回国继位,这就是晋文公。晋文公礼 贤下士,任用能臣,很快使国家和谐安定。进而出兵平息了周室的变乱,成为天子的得力臂膀。接着,城濮之战一举打败不可一世的楚国。晋军征战归来,周天子派 兵相迎,并下令晋文公可以冠领各诸侯国。从此,晋国登上了霸主地位,创造了晋国史上最光彩的一页。

  而这最为光彩的一页就是在襄汾写就的。如今,走进史威、扬威等村落,似乎仍能感受到晋文公号令各诸侯国的满身豪气。

  三公旧村,收藏着赵氏孤儿的义气

  《赵氏孤儿》是一出戏剧。由于是戏剧便唱得家喻户晓,人人皆知。

  其实,登上戏台的《赵氏孤儿》是真实的历史。晋景公的时候,司寇屠岸贾掌握了朝中大权。但是,赵家势力雄厚,他难以为所欲为,便上奏国君要捕灭赵族。凑 巧,晋景公也感到赵家权势过大,有意要削弱,便准奏了。可是,杀人灭族总得找个说法呀!屠岸贾找到的借口是,赵家曾经杀了晋灵公。杀死晋灵公是赵盾干的, 时下赵盾早去世了,这笔血债居然要他的后世子孙偿还,这借口有点荒唐,可是这荒唐的借口晋景公居然应允了,赵家面临着血光之灾。

  大夫韩厥知道了这消息,秘报赵朔要他逃命。哪知赵朔是个死心眼,居然不逃,只把自己的妻子送进宫去。 所幸,妻子是晋成公的女儿,屠岸贾奈何不了她;所幸妻子身怀有孕,赵家企盼生个儿子来日报仇。赵家蒙难了,孤儿出世了。屠岸贾要斩草除根,灭掉孤儿。在这 危急时刻,韩厥、公孙杵臼、程婴站了出来,演出了这出惊天地、泣鬼神的仁义大剧。程婴新生一男,愿意献子救孤儿。公孙杵臼愿意为救孤儿献身。谋划好,公孙 带着孤儿入山,程婴则去告密。屠岸贾带着程婴去搜捕,一捕就准,将孤儿(当然是程婴之子)摔死在山沟,又乱棍打死公孙杵臼。趁机韩厥从宫中带出孤儿,之 后,程婴带着孤儿逃进荒山僻岭牞含辛茹苦,抚养长大。直到15年后,韩厥奏请晋景公恩准,孤儿赵武才还朝袭承父位,而后除了屠岸贾。这感天动地的历史事实 走向戏台,唱遍华夏,也唱到了国外,名曰:《中国孤儿》。

备案号:晋ICP备12002443号